SAE。

我是垃圾,
认证是个意外。
微博:SAELENS16,欢迎来关。
汤和推特以上同名。
半吊子,画的不怎么样,正在努力。
选择性回fo,
画的烂但是不要脸,

没了

【约稿】狸猫换太子

吹爆爸爸呜呜呜呜呜

McMurphy:

题目是我自己起的,原文么得,给@Anti_杂食动物 和  @SAE。 的oc剧情约稿


这里是拉蒙的oc设定,作者的主页里还有更多 。至于莱恩,海的主页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我找不到(捂脸)详情请咨询海爹。


她们两个画手真的需要一个小朋友一起玩。


顺便,请跟我约稿→详情在这里






---------------------------------






拉蒙睁开眼看了看表,向上拉起窗帘看着舷窗外高楼耸立的城市缓缓接近、上升,感到有些耳鸣。


他打了个哈欠靠回座位上,听觉随着耳内压恢复正常而重新变得清晰。旁边的陌生乘客同样也刚刚醒来,揉了揉惺忪睡眼,目光穿过他的身前向外扫去。


清晨的阳光斜向透过三层玻璃在他的大腿和手臂上涂抹下浅浅一层金黄,拉蒙则悄悄紧握右手,将一张酒店名片变得不再平整从而能隐藏在他手心里的阴影中。


他没有和莱恩乘同一班航班,甚至也不住在同一个地方。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机场,莱恩冲着他指了指耳朵上的看起来像是蓝牙耳机的微型对讲机,然后冲着他伸出食指左右晃了两下,同时摇了摇头。


那是“不要”的意思。拉蒙知道医师想暗示他什么,他也知道无论他在耳机里和对方说什么,被称为“第三方”的家伙们都会第一时间知晓。这次除了这只耳机外拉蒙没有任何可供与莱恩联系的工具,甚至与第三方也只是单向联系,他完全不知道给自己发布匿名邮件的人的身份与位置。那当然是为了给他们自己留一条退路,拉蒙感到担心,如果这次不能成功他和莱恩马上就会变成所有事情的始作俑者,至于窃听线路另外一边的人——就算他和莱恩想拉他们下水——也能完全脱开与这件事的关系。


他下飞机,拎着自己唯一的箱子——他的全部家当——走出机场,被陌生的城市拥抱。在这里,最危险的“陌生”却变成了他和莱恩最安全的保护色,新的身份在新的城市,没人追究过往,亦没人关心他们去向何方。


被安排住下的地方所在位置可以说是高楼大厦里的贫民窟,拉蒙也说不准他们是为了节省经费还是看中了这里鱼龙混杂。如果是后者,那莱恩很可能也在这一片区域。想到这里,他把手按在耳机上。


他停顿了一下,指腹贴着那个小小的按钮,直到它带上自己的体温。


拉蒙最终还是没有试图联系他,就像他曾经想让哔拉追踪莱恩的位置。送他们去机场的人告诫过他们:“不要试图联系对方,单向也不行。一旦你们之间产生一点点交集都会让计划失去其‘偶然性’,从而让包括套用新身份以内所有的努力前功尽弃。”


他在前台拿了钥匙,或许新身份受到了质疑,不过幸好没有被揭穿,只被坐在柜台里涂脂抹粉的女人用奇怪的眼神上下扫了两眼。没有电梯,楼道里灯光昏暗,墙上裂痕斑驳。拉蒙在拧断钥匙前的一秒钟打开了他一脚就能踹开的房门,房间里带着一股霉味的空气扑面而来,而当他想打开窗户透气时却被楼下小餐馆的油烟味呛了回来。


电工看了看房间里几乎唯一的一件家具,安慰自己至少床单还算干净。


他将笔记本电脑从背包里抽出连上网线,刚回过头准备整理行李,耳边就传来毕拉的声音:“拉蒙,一封匿名邮件。”


“能搜寻到对方的IP地址吗?”他又扭回去,伸手在键盘上敲了一下,看着屏幕上逐渐展开的一串字,“顺便检测一下附件。”


“附件只是普通的文档,没有植入病毒。”毕拉几乎是立刻回答道。过了一会,“但是我搜寻到对方地址的尝试失败了。”


电工又在键盘上敲击了几下,一份文档占据了屏幕的二分之一。


不得不说那些人真的有很大的能量,他想,一页一页向下看——一辆被改装过的货车、一个特殊编号为“27”的箱子、一场表面看起来的棘手误会和隐藏在巧合之下的掉包计划。


一个详细周密的计划在他脑中形成。


“毕拉,3D地图。每个文档里提到的关键地点。”


地图一张张出现在他眼前——先是一条繁华的街道已经旁边的一小片建筑群;接下来是一个双向四车道的十字路口,上面被标为亮点的机动车不停地涌动、停顿;接下来又是一小片建筑群。当他将地图缩小,一根曲折的黄线穿过中间模糊的空白,将三张地图穿在一起。


拉蒙取出自己的员工通行证,看着上面那一行小字。


“应用范围:车库与货车控制”。


 


***


 


“您好,我们现在已经不再营业了——”


拉蒙掏出员工通行证递给正在试图阻止自己进入的前台服务员,“我是货车司机。”


服务员把员工证放在身份识别系统上,看了旁边的屏幕一会,又抬起脸盯着拉蒙。


“出什么问题了吗?”电工勉强笑了一下,一只手不自主地摩挲着另一只手的手套边缘,试图把紧张压制下去。


前台又看了他两眼,“没有。”他冲他若有深意地点点头,拿起员工证递给电工同时避开他的目光。“顺着这条走廊一直走然后左拐,”他说,指着左边的走廊,“你会看到一大堆箱子,然后找那个穿深色制服的人,告诉他你是货车司机。”


整个走廊靠着街道,一个一个窗户相连,从里面就能看到外面街上的车水马龙和对面底商花花绿绿的招牌,缤纷又整齐,和自己下榻的酒店周围完全是两个世界。如果是晚上来肯定能看到美丽的夜景,拉蒙想,那是铁定是不同于窗户外的油烟味和楼下喝醉的人们持续到深夜不堪入耳的话语的。


他走到头,向左拐。


楼道的某个房间门外的确堆着很多箱子,它们都方方正正,有他小腿那么高,同样也都是结实的褐色纸盒子,上下都封上胶带,在侧面写上编号。正如前台所说一个穿着深色制服的魁梧男人正站在那里,而另外还有两个穿深色制服的人正在轮流向某个方向搬动那堆箱子。从旁边的窗户里可以看到在门店后面有一处天井试的停车场,在对面又有一道门可以通向建筑群外。那两个搬箱子的人,正是向一辆停在门口的箱型货车里运送货物。


拉蒙的靴子跟磕在大理石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由远及近,引得前面三个人的注目。


“你就是货车司机吧?”男人问道,而还没等拉蒙回答他就急躁地数落另外两个人:“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搬,瞧瞧就这么两个箱子你们磨磨蹭蹭多长时间了!”被数落的两个人也不敢搭话,低头干活。


男人回过头来,“我是这里的安保负责人,这趟货比较重要,待会我跟你一起走。”他看着一脸尴尬的拉蒙,突然不怀好意地笑了笑,凑近他小声说了句:“你可别有什么坏心眼,我知道你这差使是怎么来的。”


拉蒙感觉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脑子突然之间一片空白,只剩下刚才对他看了又看的前台那种诡异的眼神一点点变得清晰。他悄悄吸了一口气,面对男人一脸坏笑强作镇定,“那……那你说说,怎么来的?”


男人似乎看出来他的紧张,却换了一副看透红尘的表情,叹了口气,“唉,算了。这年头,靠亲戚走后门的也不再少数”他摇摇头,像是羡慕又像是在叙述一件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事,“也算得上是个肥差,就这么两个箱子,工钱可不少给。”


听到这话,电工才松了一口气,陪笑两声,感觉刚刚还在撞肋骨的心脏慢慢恢复正常。


就他们俩这一来一回对话的时间,箱子已经差不多被另外两个安保人员全部装上货车了。拉蒙走过去看了看,真个货仓几乎被箱子填满,而在最外侧两摞箱子里,编号为“27”的那个赫然在目。


“研究所……要搬家了吗?”在车驶出停车场、钻入车水马龙的行列里时,拉蒙问坐在旁边的男人。


“只是把一些重要的搬走。最近不是很太平。”男人说,打开窗户将右手手肘架在上面,“靠义肢赚钱可以说是暴利,有人不满研究所一家独大赚的盆满钵满就想来分一杯羹。鸡蛋不能都放在一个篮子里,你说对吧?”


拉蒙驱车挤入两辆轿车间,赢得后面司机三秒钟气急败坏的鸣笛。他迎合着男人的话头,“研究所后台这么硬,还怕有人跟他们抢饭吃?”


“诶,你这话就不对了。”男人挥了挥手,“研究所往里砸钱砸出来的技术和市场,怎么能放任一些人别有用心轻易窃取呢?现在占领技术高地,不代表就永远领先了。”


“谁胆子这么大,敢占研究所便宜。”


对方在听到拉蒙这句话后愣了一下,突然坐直了身体,“你这人,怎么问题这么多?”很明显男人对他这种近乎于刺探情报的问法起了疑心,拉蒙在余光中似乎能看到男人目光中浓重凶狠。


拉蒙赶紧收住话头,“对不起对不起……我……我就是好奇,喜欢听点八卦,也没想那么多。”


他的解释和诚恳的样子似乎得到了对方的信任。他记得莱恩曾经说他的优点是真诚,而缺点则是太过真诚。男人看了他两眼,又把手肘架回窗户上。“小伙子,叔叔看你社会经验没那么丰富在这劝你一句,别看你有亲戚有路子,有些事别瞎打听。”


“是是……我这毛病是得改改了。干你们这行也的确……有些话是不好说……”拉蒙在心里捏了一把冷汗,不知道是这张年轻的面庞挽救了他,还是本身就缺乏技巧的问法。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与繁华相对应的,在去往目的地的整个过程中他们在车流中都只能如蜗牛一般爬行,牧羊人赶羊进圈一般的路况让拉蒙不禁怀念和莱恩开车奔驰在渺无人烟的洲际公路上的情形。


虽然那个时候他们是在逃命。


后面传来汽车的鸣笛声和司机高高低低的咒骂声。


在后视镜里,拉蒙看到一辆红色别克从辅路插进来,一路并线、别车,直到跟到自己身后。他看不太清别克车主的脸,但是他的确看到了握在方向盘上那双带着胶皮手套的手,和覆盖整只左小臂的绷带。


是莱恩。


拉蒙的视线从后视镜上收回,看到前方不远处悬挂在车流上方那块蓝底白字的路牌。


“前面左拐。”男人说,没有理会身后的骚乱。


路口的灯由红变绿,前面的车开出了有一段距离拉蒙才有所动作。就在他踩下油门、整个人被突然而来的加速度向后拉的时候,他的左手悄悄按了一下装在方向盘后的那个按钮上。


车身发出一阵不容易令人察觉的震动,他没理会,但踩油门的劲已经松了一些,直到他听到后面车辆的鸣笛声。


“*,停车!”旁边的男人显然在后视镜里看到了什么,被突然发生的事件吓得骂了一句。而拉蒙赶紧一脚刹车,从后视镜里他能看到莱恩所乘坐的别克车整个前挡风玻璃和引擎盖上全是从货车车厢里倾斜出来的箱子。


他和男人同时打开车门跳下车,回头看到莱恩已经站在他们的车后面了。


拉蒙有点不知所措,站在那里看着穿白大褂的男人。红色别克车的副驾驶上下来另外一个他不认识的陌生人,也同样是站在原地,大概是第三方的人。深色制服的男人已经向车尾走去,拉蒙听到了他用力关上车门的声音。


就在这时,站在散落箱子中间的莱恩突然跨过那些几乎将他前半个车身淹没的绊脚石,向他的方向快步走来。


“你这车门怎么锁的!”他的气势汹汹着实让拉蒙愣了一下,但对方气势有余身高不足导致他现在看起来像一只正在呲牙炸毛的猫咪。还没等拉蒙反应过来,“我这是前天刚买的新车,都没开到三十公里前盖就瘪了!”


别瞎说了你前天还没到这呢,拉蒙想。他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也不明白莱恩这一通胡话和怒火为什么冲自己像山洪一样喷涌而来。


而就在他张嘴要说话的时候,莱恩却瞪了他一眼,轻轻摇了摇头。


拉蒙闭了嘴。


已经走到车尾的安保队长看到这架势就绕了过来,也是一脸凶相,莱恩瞟了他一眼,突然揪住拉蒙的领子把他猛的推在车门上,“你嘀咕什吗?有本事骂人就别怂啊?”


电工没有反抗,一脸委屈地看向已经站在他身边的男人。只见他抓住莱恩的肩膀,轻轻一下就将矮小的医师扒拉到一边,“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这都法治社会了有话好好说,光天化日之下还要打人是怎么着?”


莱恩也不示弱,跟他争吵起来,局势很快就要白热化。拉蒙看着几乎要把全身力气和肚子里所有脏话从嗓子里输出到对方脸上的莱恩和脑门上已经绷起青筋的安保队长,赶紧站到两人中间试图劝架。


但在艰难的劝架过程中,他用余光看到车尾那个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的陌生人从别克的后备箱里拿出一个和货车上一模一样的纸箱子放到车前盖上,又把掉在保险杠旁边的那个标着“27”的箱子放进车后座。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那个人才凑过来,拍拍已经吵的面红耳赤的莱恩的肩膀。而看到同伴已经成功,莱恩也就停了下来,“我告诉你,你的车牌号我已经记下来了,行车记录仪里也有证据,今天我着急办事,咱们走着瞧。”安保队长还想说什么,但是他没有听,径直和那个陌生人走开了。


在路过拉蒙的时候,莱恩对着他眨眨眼睛,扯扯嘴角露出一个几乎看不出来的微笑。


而拉蒙,脸上那副委屈又惊慌的表情还没有完全褪去。


 


***


 


莱恩拉开门,楼梯间里的烟味呛得他不住地咳嗽,刚刚因为咆哮而疼痛的嗓子现在就像有砂纸在上面打磨。好不容易爬到了对应的楼层,他逃出去、深吸两口楼道里稍微清洁一些的空气,清了清嗓子,心里估计着大概之后的一周都不太说的了话。


刚刚那出急中生智的戏又从他脑子里飘过。


拉蒙那个傻瓜,莱恩想,直到看到箱子被掉包才明白过来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如果那些人安排拉蒙坐在别克里面,可能剧情就会变成警车与他们的追逐战。


不过一想到电工脸上杂糅的不解和委屈,医师疲惫地脸上露出了一点不可察觉的笑容。


他向自己的房间走去。楼道里昏暗而安静,只有细微的翻动箱子的声音,不时夹杂着男人的说话声。而在未被完全点亮的地板上,一道明媚的阳光从未被关死的门缝中劈开来,将阴影割裂。


他默默数着房门数。


一……二……三……


莱恩停了下来。


那道没被关死的门正是他的房门,而他明明记得自己当时是锁好门才走的。


医师缓了一口气,装作找房间的房客,慢慢走过自己的房间。


他从半开的门缝里瞟了一眼,自己的东西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丢在地上,里面还站着一个人正在试图把他上锁的提包打开,而那人身上的制服和与拉蒙一同运送箱子的那个男人一模一样。


十有八九是研究所的人,而他的房间被搜查了就意味着已经发现了27号箱子被掉包,并且已经在排查嫌疑人。


没有犹豫莱恩轻声从楼道另一头的楼梯间下去,从楼梯间冲进大厅,又跑到街上。夕阳被远处的建筑顶在头上,又正在被它撕咬、吞噬,本来不宽的街道上阴影越来越大,剩余的阳光也被头顶横七竖八的高压电线割裂成一块一块的。


他按了耳朵上耳机的按钮。


“拉蒙,我的住处被研究所搜查了。你那边情况怎么样。”


对方并没让他等太久,“我没事,他们来的时候我从着窗户逃走了。”他停顿了一下,“箱子呢?”


“被他们的人拿走了。”莱恩穿过挡住半条路的露天烧烤摊桌椅入另一条小巷,水洼里的青苔在他脚下打滑,“他们和你是单向联系吗?”


“是,但是我让毕拉追踪了和你一起的那个人。”莱恩听见对面耳机里柴油车呼啸而过的声音,拉蒙应该也在室外,“我试图联系了他们。”


“嗯?你联系上了吗?”


拉蒙的沉默让他感到紧张,电工向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从不隐瞒,也不犹豫。


长时间的奔跑让他有些喘不上气,白大褂里的卫衣后背已经变得潮湿。


“莱恩,”拉蒙的声音和往日一样波动不大,但在现在的莱恩听起来有些死气沉沉,“我觉得他们也被研究所搜查了。”






End.

评论
热度(8)
  1. SAE。McMurphy 转载了此文字
    吹爆爸爸呜呜呜呜呜

© SAE。 / Powered by LOFTER